1. <thead id="yxujgg"></thead>
          <ins id="yxujgg"></ins><tbody id="yxujgg"></tbody><dd id="yxujgg"></dd><tfoot id="yxujgg"></tfoot>
            • <dd id="7twtur"><style id="7twtur"></style></dd><ins id="7twtur"><i id="7twtur"></i><b id="7twtur"></b><style id="7twtur"></style><kbd id="7twtur"></kbd></ins><i id="7twtur"><big id="7twtur"></big></i><button id="7twtur"><acronym id="7twtur"></acronym><strong id="7twtur"></strong><pre id="7twtur"></pre></button><pre id="7twtur"><style id="7twtur"></style><ol id="7twtur"></ol><address id="7twtur"></address></pre>
                  <label id="7twtur"></label><select id="7twtur"></select><noframes id="7twtur">
                  <font id="7twtur"><table id="7twtur"></table><address id="7twtur"></address></font><option id="7twtur"><blockquote id="7twtur"></blockquote><strike id="7twtur"></strike><address id="7twtur"></address></option><option id="7twtur"><label id="7twtur"></label><sup id="7twtur"></sup><dd id="7twtur"></dd></option><tr id="7twtur"><ul id="7twtur"></ul></tr><ol id="7twtur"><bdo id="7twtur"></bdo><optgroup id="7twtur"></optgroup><dir id="7twtur"></dir><u id="7twtur"></u></ol>
                  • 首頁> 客戶留言>正文

                    恒提長公主/好運氣:西紅柿雞蛋面!

                     茂名今晚刮起了強台風,鋪天蓋地的狂風暴雨,嚇得恒提長公主躲在出租屋裏不敢出門。
                    望著屋內簡單的床鋪與一根晾衣繩圍成的簡單的家,我慶幸我的流浪之旅還能找到一個臨時的避難所,相比之下,那些無家可歸的流浪兒可就慘了。
                    我想起在江西景德鎮見到的那個睡大街的中年婦女,如果遇上這種倒黴的天氣,她會棲身何處,救助站嗎?這個時候,救助站的大門早已關上了。
                    我想那個中年婦女是永遠也不會找上救助站的,聽當地人說她精神有問題。她看起來像乞丐,可她從不乞討,從不見她說話,也從不招惹人。整天蓬頭垢面,衣衫褴褛的模樣,讓人一看就是個無家可歸者。手裏拎著的兩個塑料袋,便是她的全部財産。
                    她也是人啊,可她一無所有。什麽國籍、人口普查甚至低保社保對她來說毫無意義,也休想得到人的尊重。搞各種各樣普查的時候,人們早已忘記了她作爲一個人的存在。她就這樣活著,說白了,就跟活死人一樣,有誰會去關注她?
                    我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是在演出完畢返回旅社途中。
                    夜已經很深了,天氣有點涼。在經過一條街道時,遠遠地看見她一個人側身睡在冰冷的人行道上,頭枕著兩個僅有的塑料袋。來往的行人象秋風刮過一樣從她身旁走過。
                    這一刹那,我突然感到心裏有一些悲涼。我想起了自己的母親,在另一個我見不到的被稱作天堂的世界,是不是也跟她一樣孤零零的被冷落甚至無處藏身,只能睡在這冰冷的大街上。我不知道,可眼前的這一幕卻震醒了身處客鄉的我。
                    我和同伴二話不說,把隨身帶著的一些蘋果和梨子一古腦兒全給了她。她沒有說話,只是呆呆地朝我們笑了笑。
                    晚上,在廣場進行演出時,我們又看見了她和她手裏拎著的三個塑料袋。其中一個不用說是我們送給她的,可我發現她好象一個水果也沒吃,只是把外面的一層保鮮膜給去掉了。正當我疑惑不解的時候,她卻做出了讓我們終身難忘的舉動。趁我們不注意,輕輕地繞到我的同伴身後,一聲不響的把那些水果放下,又一聲不響的走了。
                    在場的觀衆都目睹了她這一不起眼的舉動,許多人都不敢相信一個精神有問題的乞丐,居然也會有愛心,居然也會幫助我們這些流浪異鄉的人。
                    是的,在衆人眼裏,她一無所有,除了幾個水果,能夠拿得出手露得上臉的,還有什麽?她也許不會說話,可在心裏,她有許多話要說,對這個以文明自居的世界。誰能否定她作爲一個人的真正的存在,誰能否定一個落魄無助的乞丐也會有老天爲之動容的博大的愛心。
                    夜已經很深了,我們在返回旅社途中再次見到了她,依然無家可歸,依然只能睡在馬路上,孤苦無依的模樣,讓我們更加感受到這份愛心的彌足珍貴。這與那些口口聲聲“人不爲己,天誅地滅”的信奉者是何等的對立與反差.可惜天道不公,居然以這種方式對待一個有博大愛心的人,真是天地之悲。
                    我和同伴哽咽著,把她送給我們的水果又交到她的手中,同時塞給她一些錢。一位路人見狀,善意地提醒我們:“她的腦子可有問題呀!”我搖了搖頭,無奈的笑了笑,回答他道:"真正有問題的是這個以文明自居的社會,而不是像她一樣無辜的--人。”

                    在一家拉面館前,穿著剛買的新鞋,來回踱著卻是老舊的步子。跟很多人一樣,多少個春秋,因爲選擇綜合症,將踱步演繹成一段段生活的爬坡篇。
                    運氣是什麽?果斷的性格讓人豔羨不已。
                    最終抵不住饑餓的地毯式侵襲,掀開看著都眼花的門簾晃了進去。
                    菜單直接就印刷在了牆上。如果說菜的標准是色香味俱全,那麽這小鄉鎮的小飯店的菜單也達到了。菜品的五顔六色被印刷者的巧奪天工完美演繹。青翠欲滴的青椒讓人的眼睛品嘗到了色誘的滋味,鮮紅嫩滑的西紅柿讓嘴巴享受到了穿越時空的極致待遇。而一根根白嫩彈滑的手工繪制的面條則將人的想象力催生到了頂峰。
                    運氣是什麽,面對琳琅滿目,依舊不改初衷。
                    “老板,一碗西紅柿雞蛋炒面。”雖然被選擇綜合症逼迫的焦躁不安,屁股下的凳子和地板摩擦的聲音一陣接著一陣的響起,但是飯終究還是要吃的。
                    “西紅柿雞蛋面,一種男女老少皆宜的又能當飯又能當菜的傳統美食。女孩子吃她因爲番茄紅素,男孩子吃它因爲對象也吃它。我吃它,則是因爲媽媽唯一不多的拿手菜之一是它。”
                    運氣是什麽,面對選擇的結果,原因竟是如此的含情脈脈。
                    “老板娘,能給我來碗面湯嗎?”老板娘馬上笑臉盈盈地來了一份帶孜然的面湯。漂浮著孜然的面湯,讓自己厭惡。自己的第一碗正宗的面湯來自于山西晉城一個普通農戶家庭。水的清透,面粉的白淨,阿姨的熱情,山西的低位,將一碗面湯喝進了胃裏,卻也永遠的熱在了心裏,沉澱在了身體的最深處。
                    運氣是什麽,面對送上的事物,能記得當年美好的味道。
                    “老板娘,能給我來碗純面湯嗎?”老板娘很是詫異,我只是笑了笑,“主要是現在喝了這麽味重的湯,一會品不到你們更加美味的面條了怎麽辦?”
                    老板娘開心地又去取了另一碗面湯。
                    面湯來到眼前,一下子自己竟然呆住了。調整了坐姿,慢慢地放低脖子,將鼻子湊近。閉了眼,“山西我又回來了。”心裏默念著。
                    運氣是什麽,當食物現前,美麗往事便如潮湧。
                    幾分鍾之後,西紅柿雞蛋面送了上來,當老板娘遞給我筷子的時候,我雙手接過了筷子。自己當時也愣了一下。看來真的是受了孔子學苑的影響。當然老板娘的表情則已經不得而知了。
                    運氣是什麽,當事情來臨,好的習慣不自覺上手了。
                    筷子攪動著西紅柿和雞蛋。紅潤的汁水在面條身上打滾,讓人有種新婚夫婦洞房花燭夜的美景重現。狠狠一筷子,細細嚼來,面條的爽滑和彈牙配上西紅柿的酸爽,身體的疲勞瞬間被融化,沖走,消失在無盡的前方。
                    運氣是什麽,細嚼慢咽中,能擁有細膩的體會。
                    “老板娘,你做的西紅柿雞蛋面,確實是美味啊!而且那一根根不規則粗細的面條讓人終于不再面對機器的整齊劃一了。還有西紅柿的酸甜應季,不知該如何說了。”
                    端起碗來,又喝了一口裏面的汁水。因爲好喝,吮吸著,吮吸著,不小心碗裏的面都漏了一些出來。
                    運氣是什麽,可以肆無忌憚的吃面,可以直截了當的贊美!
                    這就是恒提長公主的西紅柿雞蛋面,一碗小鄉鎮上小飯館的面條。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3 2001